彷金

一个很厉害的沙雕,来啊,快来和我讲话

为了避免心里想着小猿搜题手里点开了lofterqq优酷百度bilibili全民百度云等等

吐!槽。

虽然秀丽笔也写得不行,但其实我觉得秀丽笔是没有灵魂的,可是它也具有表现力,对我这种手抖狂人也比较友好。
最向往的是毛笔去写瘦金,毛笔写的好是真练到家,不管什么笔都通了,磨合一下就能上手。
最初喜欢上瘦金体是看了秾芳诗帖,这种毛笔大字瘦金体。非常喜欢,这种字体的气质一下子吸引我,就那么气势凌历,却柔和,粗细有度,感觉薄薄的,让人想起那种窄窄的竹叶(秾芳),好喜欢。
后来就想着练练,结果练的时候买的却都是千字文,按着我的野鸡思路,第一本还买的是调了灰色的印刷体瘦金。幸好后来还是知道要去买古帖,也还是千字文。千字文带给我的心跳加速感不及秾芳瑞鹤祥龙夏日闰中秋月棣棠花等,我不知为什么,我着手千字文
那些可能太喜欢了就先供着没碰哈哈哈哈哈哈。
当我在千字文中苦苦挣扎,像背公式一样从帖里读笔画,记下,练,可永远接近不了那种气质。

还有一个不骑摩托车的人的遭遇

这个人当了点官
当时手拿大哥大,威风!
总觉得还差点啥,摩托呀,也拉风!
他就搞了辆摩托,好宝贝,他想,有点无法驾驭。
可是他拉风呀,好了,现在自己手握大哥大,脚踏大摩托,配的上这小官
当天他开着,准确的是用脚边点边开,路过桥边
可惜,没控制住,一跃翻河里了。
“啊啊啊啊啊”他只觉得自己脸已经进水里了,完了!小河啊小河,都是水。

“不好啦不好啦镇长掉河里了
快来人啊……”不知谁看见了

周遭居民一瞬间全涌出来,在桥边张望
“诶,镇长,您——没事吧?”
“镇长,别扑腾了,水——浅着呢!”
“镇长,快站起来啊”

自己加足了戏并且挣扎得精疲力尽的镇长算是反应过来了,他腾地一站,呦,水连膝盖都没没过。

第二天
“镇长,您怎么走着来的啊?”
“我……”才不骑那玩意了,镇长迈着腿进了大门。

下定决心要通临一遍
开了个头就被自己的笔画丑到了
咬牙坚持

一个不骑摩托车人的遭遇

就没看见过他骑摩托车
“摩托车那么好,为什么不骑它?”有人问他,他心说前半辈子那么多档破事,老子见摩托就烦
这个不骑摩托车的人是个暴脾气,也是拥有过摩托的人。
那天夜里星光璀璨,哦不,说错了,是乌漆墨黑,他彪着自己的小摩托在大街上爽得想上天。突然(其实不突然)迎面有辆汽车慢慢驶来。
他哪里见过汽车,大半夜定睛一看,两盏车前灯,呦,这俩摩托还挺叼,并排开,车速还挺磨人。这暴脾气当场决定从中间穿过去,思量了一会,觉得中间穿开太慢有点尴尬,他就猛提了速度,一阵冲鸭!
“peng!”
他觉得不知道是先疼还是先震惊还是先骂人
在地上滚了几圈大难不死,回头一看,诶!不是摩托啊,又在脸上摸了一把,妈耶,血,掉了三颗牙。

那天后他把羞耻的摩托藏了,把自己牙补了,每天步行上班。可这牙呦,假的用着就是不利索,还疼,他烦躁的想。
气!死!了!这位暴脾气又上来了,把牙一溜全给拔了,管他真的假的,长着就烦。

第二天依旧是步行的一天,牙没了,爽!可着位给自己打了个招呼,就一直狂笑的同事是么鬼。他脑子有病还是自己脑子有病。
同事从狂笑中支了点声音出来让他明白明白,“您一夜之间,长得怎么就这么寒碜了呦”
他回去偷偷就照镜子,一看诶呀妈呀不行,这牙没了,脸搜得就瘪了,全包骨头上,嘴巴皱皱的,老太太般,难舍难分一条线!
这……他当天就给自己买了假牙,带上后感觉又重回人生巅峰。
暴脾气依旧是暴脾气,逢人说上两句音量就往上彪,嘴巴就张得大,唾沫横飞,还能把假牙给喷出来,喷了没关系,迅速一捞,塞回去,继续嚎嚎,依旧唾沫横飞。
讲话会喷牙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吧,哦,这个人还不骑摩托车。

这傻逼好羞耻

医生往右瞄了眼这个闲着蛋疼的男人,大好时光不去上班非跑到医院挂个乳腺科,现还一本正经躺旁边,一双桃花眼一脸好戏的盯着自己。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又没病跑医院干嘛,影,响,我,工,作。”医生烦躁说着,还是照程序将仪器往男人胸肌上放
“病句。”男人轻笑一声“我觉得医生一定对我的腹肌朝思暮想,特地来满足你的愿望”
医生刹时间收回手,将男人衣服一拢“这位病人,你可以滚了,还我绿色诊室。”
男人利索起身,冰凉的手指迅速往医生脸上摸了把
“晚上见”

看到
沙发还是我
!!!刺激到脑浆都没有了好不好